過度善良的人,是因為過去受了這樣的傷

過度善良的人,是因為過去受了這樣的傷

  你認識過度善良的人嗎?那些永遠把苦往心裡吞,總是選擇微笑面對一切,默默把一切壓力和重擔都背起來,即使被傷害了也努力為別人著想的人。或者,你就是這樣的人呢?
 
  如果我們留意那些過度善良的人,會在他們的成長史裡,發現他們有過大量的被傷害時無人幫助,甚至被落井下石的經歷。一個女孩被學校流氓欺負了,回到家裡卻被暴打一頓,原因是家人覺得她丟臉;另一個孩子做家務時受傷了,家人卻讓他罰跪,認為他很可能故意偷懶;一個人剛得了重病,發現伴侶出軌準備離婚……


絕望 讓主動的改變更加困難

  這和那些無法停止被電擊的狗一樣,在過去某段經歷裡,完全沒有擺脫傷害的可能。而比狗更可憐的是,他們要面對的加害者往往在年齡、體格、道德制高點等很多方面,都具有絕對優勢。精神與肉體的雙重摧殘和威脅,使得他們陷入了一種既無法求助,也無法自行救贖的處境裡。
 

  其實,心理崩潰最主要的原因是自我期望與實際行為的嚴重衝突。當一個人澈底放棄自己,自我期望澈底消失,妥協、自殘和自殺就不過是駕輕就熟的解脫過程,為的是從此靈魂不用在無愛的、暴力和強權的「無間道」裡無盡地煎熬。


 
  一個人如果絕望透頂,那麼讓他努力去改變環境,就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。即使改變或逃脫的機會近在咫尺,也會視若無睹,因為對他們來說,被霸凌固然很痛苦,但與反抗或逃脫可能導致更劇烈的痛苦相比,兩害相權取其輕,他們寧願忍受當下的痛苦,忍受相對不那麼暴烈的痛苦。因此,指望處於絕望狀態的人突然「開悟」,主動嘗試些什麼,無異於天方夜譚。


成功克服困境 將帶來肯定

  這些受害者能否走出自己的心理陰影呢?理論上是有可能的(之所以說是理論上的,是因為一般情況下,受害人都不具備這些條件),讓他們與加害者隔離,不再讓那些加害人接近他們,在一個相對安全的環境中,幫助他們學習新的處理方法,他們是有可能恢復一些生命熱情的。但是,他們需要遠離加害者,需要幫助,只是不讓他們再受傷是不夠的。

  塞利格曼的第二個實驗,是將蜷縮在地上忍受電擊的狗抱起來,帶著牠穿過柵欄,進入沒有電擊的環境中。反覆兩次後,再對狗進行電擊時,牠就會躍過柵欄,儘快抵達沒有電擊的環境裡。一個無助的絕望的受害人,也可以在安全的環境裡學習改變環境的方法,成功克服環境制約的經驗會增強他們內心的控制感,增強他們的生命熱情和生活技能。所以前述所講的女孩,在離家多年後,在遠離加害者以後,慢慢地學會了肯定自己,也終於知道自己經歷了一番怎樣的不堪。

 

延伸資訊

 

 

 

出處:《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2

提供: 采實

購書連結:https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831429

熱門課程